全国统一销售电话

400-086-3056

如电话无法接通,请您拨打集团 销售专员热线

新闻详情页

煤炭物流拥抱G7数字货运,大宗运输走上物联网快车道

发布时间:2020-11-12 所属栏目:业内资讯 标签: 煤炭 物流
摘要:近日,内蒙古《新闻联播》对G7无人值守磅房在鄂尔多斯伊金霍洛旗三同圆集运站的落地进行了报道,G7无人值守磅房上线后,单车过磅时间由原来的3分钟缩短到10秒,效率提升18倍,集运站装卸货由每天300辆车提升至900辆,吞吐量提升3倍。这让外界不仅看到了IoT技术在大宗物流行业的落地,也让以煤炭货运为主的大宗物流问题再次被推至台前。

近日,内蒙古《新闻联播》对G7无人值守磅房在鄂尔多斯伊金霍洛旗三同圆集运站的落地进行了报道,G7无人值守磅房上线后,单车过磅时间由原来的3分钟缩短到10秒,效率提升18倍,集运站装卸货由每天300辆车提升至900辆,吞吐量提升3倍。这让外界不仅看到了IoT技术在大宗物流行业的落地,也让以煤炭货运为主的大宗物流问题再次被推至台前。


如果说煤炭行业上一个“十年黄金期”竞争的重点是抢占煤炭资源,那么未来则是对供应链管理和市场空间的控制。近年,煤炭企业自发性的对采矿、洗煤等生产环节采取了许多数字化、智能化升级,但运输效率的提升仍然需要智慧物流企业的帮助。


此次,G7无人值守磅房在煤炭核心产区鄂尔多斯投入运营,表面上看是提高了当地的效率和吞吐量,但实际上对整个煤炭,甚至大宗物流行业带来革命性的改变。


内外合力,煤炭货运物流智慧化迎来加速期


煤炭物流的变革,是内外部共同作用的结果,是煤炭企业自身效率意识的觉醒,也是新基建浪潮下两业融合的推动。


一方面,物流相关费用是煤炭行业的第一成本要素,占比约60%。超万亿的煤炭物流市场,哪怕从一个细节处入手进行智慧化改造,如果能普及到全行业,降本增效的成果将非常明显。另一方面,新基建浪潮下,物流业与制造业深度融合被二次提起,以煤炭、钢铁为主的大宗商品物流也成为聚焦的重要领域之一。


一直以来,煤炭、钢铁等基础制造业物流链条冗长且分散,各环节的信息不对称、不透明,吞噬了大量的利润,急需缩短交易链条,构筑物流信息共享体系,实现全链条的数字化。


以煤炭行业为例,因为我国煤炭生产与消费呈现逆向分布,形成了「北煤南运、西煤东调」的运输格局,再加上煤炭产业链长、复杂度高,因此煤炭物流贯穿整个产业链的各个环节,生产、销售、回收、废弃等构成了一个物流系统。从上游的原煤开采到中游的煤炭洗选,以及下游的火电、建材、化工、钢材等行业,需要30公里以内的园区运输、300公里以内的中长途运输,以及大于1000公里的长途运输。


虽然现在政策大力推广煤炭公转铁运输,但在广大内陆地区,煤炭从矿区通过汽运短驳到铁路的货场发运站点,卸货装入集装箱后再装上火车运输到铁路到达站点,再次进行卸装货,最后通过汽运短驳到达客户处,中途需要多次卡车转运。


实际运输过程中,装卸与排队是货运的最大痛点之一,称重、装车和卸车都需要排队。“在拉煤的时候经常会遇到一种情况——不能一次称重过磅成型。一不小心装多了超重,需要折回去卸掉一些重新过磅,来来回回很浪费时间,还容易造成矿区拥堵。”一位卡车司机在采访时说。


车辆在园区逗留时间长,过磅的时候还要手写提货单,传统管理方式下经常能看到卡车在矿区门口排队好几公里,需要用望远镜才能看到队尾。据数据显示,通常煤炭物流司机每天运输量仅为电商物流一半,甚至三分之一,其中大量的时间都浪费在排队上。



传统煤炭运输管理就像一个黑盒子,无法实时疏导矿区内的煤炭车,更无法得知煤炭车运输途中货物有没有丢失,油费合不合理。快递公司长途运输费用约0.15元/吨公里,煤炭行业则是0.3元/吨公里,贵一倍。这背后是效率的差异,也是科技水平的差异。


煤炭探明储量占全国六分之一的鄂尔多斯,运输车保有量三十几万,对物流降本增效的需求十分迫切。G7运用AI+IoT技术推出的煤炭行业全链条智慧物流解决方案均已在鄂尔多斯进行实施,用物联网数据底座把以前离散的人、车、路、货、油、钱等物流要素集合在一起,实现运力管理平台化、运营管理可视化、运输安全可控化、装备资产智能化。


以G7无人值守磅房为例,鄂尔多斯伊金霍洛旗三同圆集运站自从使用G7无人值守磅房后,单车过磅时间由3分钟缩短为10秒,效率提升18倍;集运站装卸货由每天300辆车提升至最多900辆,吞吐量提升3倍;司机只要手机接单就能即到即入,节省大量排队时间。


与此同时,今年3月,国务院下发《关于加快煤矿智能化发展的指导意见》,进一步加快煤矿生产、运输、管理等过程的转型升级。今年9月,13个部门和单位联合印发《推动物流业制造业深度融合创新发展实施方案》(发改经贸「2020」1315号),聚焦大宗商品物流、生产物流、消费物流等6个重要领域,明确推动两业融合、创新发展的主攻方向。从政府到企业,无不期盼智慧物流在煤炭产业落地。


深耕内蒙古煤炭货运市场,以点带面撬动大宗货运数字化转型


G7数字货运无人值守磅房的正式上线,不仅是三同圆附近煤炭货运企业的福音,也必将惠及煤炭矿区、集运站及铁路货场间的公路运输全过程。


而G7在鄂尔多斯、在煤炭行业的智慧物流实践,也或将以点带面撬动大宗货运数字化转型。


纵向来说,G7将数字货运全链条逐步植入鄂尔多斯煤炭行业,做出的系列化探索具有一定的示范效应。内蒙古是世界最大的“露天煤矿”之乡,是中国重要的能源保障基地,而它的大部分煤炭资源储量又集中分布于鄂尔多斯市和呼伦贝尔市。


G7先是与全国最大的民营煤企伊泰集团达成合作建设智慧园区,又推进智慧场站在鄂尔多斯伊金霍洛旗三同圆集运站落地,用卡车宝贝线上商城链接鄂尔多斯几十家油气站点,并在鄂托克前旗等地设立司机之家,为卡车司机提供一站式消费结算数字化方案……


这一系列动作让我们看到,G7正将自己数字货运链条上的每一个环节逐步在鄂尔多斯煤炭行业落地。


另一方面,从横向化来说,G7数字货运与甘肃等地的企业陆续达成合作,渗透进入钢铁、有色金属等其他大宗物流产业。


今年,G7数字货运先后与兰格集团、甘肃省物产集团等有色金属、钢铁大宗商品供应链企业达成合作,同时,G7数字货运服务于海螺水泥、敬业钢铁等其他大宗领域企业,覆盖地区更广、涉及物流场景更多。


我们可以看到,G7数字货运正一步步布局大宗物流。我们可以大胆设想,超4万亿的大宗货运市场,或许会在未来3-5年发生同消费品物流过去10年的变化。而随着物联网数据的不断积累、算法的持续迭代,技术的逐渐升级,无人驾驶的再次突破……届时,整个大宗物流的数字化或许和现在双11物流有的一拼